北京油画基地

布洛克 人要随时拥抱改变

时间:2011-1-15 18:13:46 来源:新京报 【 】 点击数:

                           

                           

 这是近20年后布洛克再一次来到中国,他戴着有着圆圆镜片的眼镜蹬着一双慢跑鞋坐在沙发上,开玩笑说北京都要变成巴黎了。2006年9月,布洛克的《八百万种死法》由新星出版社引进出版,这既是“午夜文库”系列的第一本图书,也是布洛克在中国出版的第一本简体书。随后,他的马修系列、伯尼系列、凯勒系列等都相继在国内出版。最近,新星出版社推出了他的新书《像蒙德里安一样作画的贼》,这是他雅贼伯尼系列的第五本图书。而他的马修系列最新一本书计划于今年5月在美国和台湾同时上市,大陆则会由新星出版社以最快速度推出。

  “改变是令人兴奋的”

  新京报:听说今年5月你会推出新的马修故事,可是这次是让他回到上个世纪80年代,回到他的青春时代。这跟写其他小说有什么不一样吗?

  布洛克:现在写20年前的事情,要让读者感到真实,没有漏洞,我要拼命回忆20年前做同样一件事情是什么样的方式。我们现在如果要查一个案子的线索,可能GOOGLE一下就行了,但是20年前可能要去图书馆查报纸微缩的胶片,这个可能现在是没法想象的。或者马修可以回去找他原来警察局的同事去查旧档案。

  新京报:你本人会不会觉得世界变化得太快了?

  布洛克:我觉得人还是要随时拥抱改变,一个人年纪大了以后,很自然会怀旧,会觉得过去的时间是很单纯美好的,但是这个世界不是这样的。我认为改变是令人兴奋的,不用说20年,5年前和现在比也会有非常大的变化,如果站在现在这个时间点想再往后5年,发生的变化至少像前5年那么多。我有时候会想,我要是一直活下去,看看每5年有多大的变化就好了。

  新京报:现在变化发生的速度太快了。

  布洛克:现在如果发生一个变化,人们适应、接受、拥有它的时间是非常短的,过去则要经过很长时间才能传到全世界,美国有电视信号是1928年开始的,但是要到25年之后,家用电视机才能普及。现在如果发明一个什么东西,很快全世界就拥有了,从这个角度说,也比过去快得多。可能有一些人拒绝变化是因为受到变化的负面影响,比如在美国,纸媒和传统纸质出版受到冲击,受到负面影响的人会抵制这种变化。

  新京报:所以你不会抗拒变化?

  布洛克:我当然会有抗拒变化的部分,我跟大家一样只是普通人,但是我努力去适应和欢迎这样的变化。

  新京报:你写稿是用计算机?

  布洛克:是的,从1993年开始。我觉得世界上最好的发明之一就是电子邮件。

  新京报:但是不再收到手写信不会觉得遗憾吗?

  布洛克:我有时也会收到粉丝手写的信,挺好的。但是我好像没有力气去手写一封回信了,这个太麻烦了。

  “死亡会从天而降”

  新京报:一个普遍观点认为《八百万种死法》是你马修系列作品的一个转折点,这部作品对你来说的确具有这样的意义吗?

  布洛克:确实,从马修系列来说,这本书是重要转折点。写完这本书我觉得马修系列这样结束也挺圆满的了,因为之前已经有5本了,马修已经把他手头的人生困惑差不多解决了。幸运的是,后来我慢慢发现自己一些想法积累起来又够写一本书了。至于这本书在我的人生或者职业中是不是转折点,这个很难讲。

  新京报:你说过,《八百万种死法》是一部沉思录,谈论生活在纽约或者其他地方的险恶本质。

  布洛克:实际上有三重意思,第一重是案子本身,第二,马修第一次认真面对自己酗酒的事实,开始想要戒酒,更重要的是,我描写了城市生活里人生命的脆弱性,你看过这本书的话就会发现,人哪怕自己安分守己,很平和的,呆在远离都市生活的角落里,但是死亡会以你想象不到的方式从天而降。你的死亡和你自己的努力是没有关联的,读者就会感觉到在纽约或者其他大城市,生命的脆弱性,和你面对死亡的无力感。

  新京报:你自己对生死的思考是怎样的?

  布洛克:任何人可能在生活的某个点上,都会考虑生死的问题,特别是人年纪大了以后,老了以后多年的朋友一个一个都走了。我今早还收到一封邮件,我一个朋友告诉我,我们俩一个共同的朋友去世了。所以想想生死是很正常的事情。到了人生的某个点,你就会开始学会面对这种无可避免的结局。

  新京报:你害怕死亡吗?

  布洛克:还没有。

  “只有死人才了解布鲁克林?”

  新京报:纽约是你作品里几乎不变的一个背景,能不能谈一谈你自己对这座城市的理解?

  布洛克:我不敢说我了解纽约,曾经有个作家叫托马斯·伍尔夫,写过一本书叫《只有死人才了解布鲁克林》,他基本想告诉你,一个人要用一生的时间才能理解布鲁克林,而布鲁克林只是纽约的一个区,甚至还没有到曼哈顿———纽约人认为曼哈顿才是纽约。所以,如果你需要用一生的时间来了解布鲁克林的话,不知道要用多长时间才能了解纽约。纽约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城市,而且是一个让我不会厌倦的城市。纽约有一个很大的特点,不断有移民进来,这个城市不断变化、发展、创新。我外孙女上的学校里,孩子们回家以后会说三四十种语言,这就是纽约让人兴奋的原因,而且很重要的是,你想吃什么在纽约总能找到。

  新京报:这种令人兴奋的原因是不是还包括纽约的艺术空间,你的书里常常提到一些相关的内容,你自己在纽约的艺术生活是怎样的?

  布洛克:也很奇怪,我在纽约反而不太去画廊,但是我们出去玩会去各个地方的艺术馆,人都是这样,你在这个城市,你知道画廊一直都会在那里,你就不去了。我们偶尔也会去画廊和博物馆,我家附近有个小画廊,展示喜马拉雅山风格的艺术作品,那个气氛很宁静,我常常在下午或周末去看一下。我也有一些朋友在艺术圈,他们有画展我也会受邀出席。

  “人愤怒,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恐惧”

  新京报:作为小说家,其实有一种特权,可以任意摆布自己手下人物的命运以及心理活动,但你很少描写人物内心活动,为什么?

  布洛克:也许因为我没有上帝那么伟大。我习惯的写作方式是从一个人物的视角去写,就算是以第三人称来写,我也愿意写成从这个人的角度去看世界。从一个人物视角去写,是我觉得比较自然的方式,至于内心活动,读者可以自己去体会。

  新京报:台湾小说家朱天心说你是一位不愿驯服的,抗拒的越界者。你怎么看待作家在作品里对社会发展的关注和监督性?

  布洛克:如果你在作品里有种感觉,肯定不是有意为之,而是我在写一个案子时,这种现实性是它的背景,要把案子说清楚,是不能摆脱环境的。也许对环境描写,可以反映出我在创作时的思想状态,但是这种反应是无意识的。我从来不会有意识地对某个社会现象作出评论。我还记得我大学的老师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你有什么东西需要表达,就发个电报吧,不一定要写在书里。

  新京报:有人说,“布洛克的本领是先在血腥里看见恐怖,然后把恐怖化成悬疑,再在悬疑里寻求理解,理解杀人者为何而杀,被杀者因何而死。”你是否赞同这种说法?

  布洛克:我在马修系列里,一直在做的一件事,把其中每个角色都写得像一个人,无论是杀手还是被杀的人。1997年有一本书叫《尽管是邪恶的人》,在英文里这是让步状语,你会觉得肯定有下半句,这个句子是WILLA CATHER写的,原句的意思是“就算最邪恶的人受到的待遇,也比他应该受到的待遇要差。”生活是一个很残酷的事情,就算是个邪恶的人,生活也不值得对他这么残酷。就算是杀人的人,肯定是有原因的,他也有人性的部分。

  新京报:当一切变得可以理解时,是否留下的更多是无奈?

  布洛克:我不知道,当你觉得一切可以理解的时候,无奈不无奈很难说,但是人会开始变得努力让自己接受这一切。无论是什么结果,人开始学会接受。至于解读成什么,是个人的选择。

  新京报:那就没有愤怒了?

  布洛克:愤怒其实是从恐惧来的,当你真的理解时,你可能就不愤怒了。大部分情况下,人的愤怒用来掩饰自己的恐惧,因为愤怒是比恐惧更强大的情感。

  ■ 个人简介

  劳伦斯·布洛克,1938年6月24日生于纽约水牛城,当代美国侦探小说大师,定居纽约。19岁以《You Can’t Lose》出道,其后出版50篇推理小说和70篇情色小说。其作品曾拿下美国爱伦坡小说奖、尼洛·伍尔夫奖等多个奖项;个人则荣获美国推理作家协会(MWA)所颁发的大师奖,以及英国推理作家协会(CWA)颁发同样象征大师地位的钻石匕首奖。

  采写/本报记者 姜妍 摄影/本报记者 孙纯霞


标签:布洛克  美国  艺术  
上一篇:十六幅毕加索作品展亮相新加坡 下一篇:《Monopol》:聚焦当代艺
  • 相关文章
以上配饰案例均由配饰工程专家提供..资讯热线:13701119585
  • 热点文章
  • 最新资讯
  • 商城最新
  • 商城热点
  • 油画
  • 装饰画
  • 镜子
      • 品名:印象街景4
      • 类别:印象风景油
      • 单位:幅
      • 价格:会员折扣
      • 品名:印象街景4
      • 类别:印象风景油
      • 单位:幅
      • 价格:会员折扣
      • 品名:印象街景4
      • 类别:印象风景油
      • 单位:幅
      • 价格:会员折扣
    • 油画
    • 装饰画
    • 镜子
    • 图文信息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