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油画基地

小印度成了本地艺术家的波西米亚

时间:2011-1-4 19:58:50 来源:- 【 】 点击数:

● 周文龙
  新的一年,本地艺术家最关心的事就是——家。

  国家艺术理事会推出艺术空间新框架,从今年起逐步更新现有艺术之家,更好配合艺术生态环境的改变。艺理会也有意把小印度发展成结合工作与生活的单一艺术集群,作为视觉艺术和文学创作驻留的艺术区。

  事实上这些年来,因为租金便宜,已有不少艺术家租下小印度店屋设立画廊、博物馆等。独立经营的艺术空间不仅举行各种艺术展,也举办实验表演、讲座甚至跳蚤市场、瑜伽和烹饪等活动。

  小印度的艺术空间形成了独特风景线,更成为本地艺术家心中的波西米亚。

  走入小印度兴都路“你妈画廊”(Your Mother Gallery),创办人邢万和刚起床,正在他的客厅兼画室里绘制两件巨型动物皮影木偶,这是他为Zouk Out大型舞会创作的艺术装饰之一。客厅另一角落则摆放了他的另一幅创作,画着具挑衅性的滑稽人物形象。

  邢万和热情招待我坐下,然后走入厨房去泡了两杯咖啡。这厨房也是邢万和的小画室,摆放了各式各样的绘画原料、画作和画板等。

  邢万和自豪地说,这个有点杂乱的厨房是“你妈画廊”展览空间之一,举行过他首个艺术展“粗野战争”。“这大概也是本地第一个24小时全天候开放的展览吧,因为我的厨房门没上锁,只要推开门就能进来。我甚至还放了一些三合一咖啡和啤酒,让人们随意享用呢。”

  “你妈画廊”是个奇特艺术空间,既是画廊和画室,也是住家。值得一提的是,像“你妈画廊”这样的艺术空间,如今聚集小印度地区,并逐渐增多。
 离“你妈画廊”几条街,罗威路(Rowell)上有云天伟和张绿庭的“后”博物馆(Post Museum),这个社区色彩浓厚的文化空间,不但吸引许多前卫艺术家到来,不少非政府组织、环保和慈善团体也爱到这里举办讲座和研讨会。
  在小印度地铁站附近的尼文路店屋,则有黄治维设立的“邪恶帝国”(Evil Empire)。这其实是黄治维的艺术画廊与办公室,除了有画展和摄影展外,“Cake”剧团也曾在此演出实验戏剧。

  其他曾在小印度设立工作室和艺术空间的有独立音乐组合Blackhole212、廖方炎的PKW、青年诗人黄益民、视觉艺术家黄汉冲等。

因租金便宜而受青睐

  为什么小印度会成为艺术家聚集的地方呢?

  “因为这里的租金便宜。”邢万和说。

  邢万和是最早在小印度落户的艺术家之一,2004年以月租800多元租下900平方英尺店屋,把它变成住家、画廊与画室结合的“你妈画廊”。他开玩笑说:“我们艺术家是最厉害的房屋经纪,因为我们有许多门路,能在新加坡这屋价高涨的地方,找到又有趣又廉价的创作空间。”

  据知,一般画廊每天租金约700至1500元,这个价钱相等于“你妈画廊”的月租。

  邢万和曾为“画家村”(The Artist Village)成员之一,他觉得小印度充满异族特色,在这里创作,仿佛置身在国外。

  “后”博物馆的张绿庭则表示,她选择在小印度设立私人博物馆,因为喜欢这里的真实生活体验。“在这里,你能遇到各式各样的人,真正接触社会最底层的生活方式。像我们的博物馆,绕几个弯就是极具地域特色的印度庙和店铺,隔一条街就是结霜桥旧货市场。此外附近还有背包旅馆、艺术团体会所,甚至还有‘红灯区’呢。”
 小印度纵横交错小巷里新奇有趣的艺术空间,塑造了这地区前卫、自由的风气,让张绿庭觉得感受到嬉皮式的波西米亚气息。
独立空间百花齐放

  小印度的艺术空间都是独立运作,比一般画廊或美术馆有更大自由,能百花齐放地举办各种新奇有趣活动。

  像“后”博物馆就摆脱博物馆或美术馆的艺术展示功能,变成艺术家和社会积极分子聚集的“联络所”。在这里你能欣赏艺术家李文的脱口秀和哉昆宁的音乐演出,观看记录片爱好者收藏的记录片影像,参与各非政府组织推出的读书会,练习洗涤心灵的瑜伽,或购买第三世界儿童的炭画、环保洗洁剂、公平交易的咖啡豆与茶叶等。

  云天伟说:“设立博物馆目的是什么?它到底对个人心灵良知有何启发?我们做‘后’博物馆,因为我们要设立一家具后现代思维的新类型博物馆,让每个人能创造和分享知识,彼此学习和交流。我们不相信知识学问必须像现有的博物馆,采取由上至下的传授方式,反之,我们相信由下到上的民间文化力量,由广大群众去主导和推广各种活动,促进一个更具良知、环保及无私的大同世界。”

  “后”博物馆另个有意义的活动是“汤厨房”(Soup Kitchen),这是一群志愿人士发起的活动,每个星期一到这里下厨,烹饪免费的美食送给小印度附近的贫穷居民。

  “邪恶帝国”的黄治维也有不少古灵精怪的念头,常举办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艺术活动。

  他最近推出的一个展览,是“运动城市:海报中的生活”,挑选新加坡过去所举办的公共教育运动如讲华语运动、礼貌运动和“Stop at Two”计划生育运动,邀请一些艺术家重新设计海报,表达艺术家们对该运动的感触和回忆。

  “邪恶帝国”也曾举办“开放日”,把办公室联同沿街的其他五家私人住宅,转变成画廊,让陌生人在里头欣赏和购买艺术品。

毕业自哥伦比亚大学的黄治维曾是艺理会节目经理,策划过儿童双年展和以黑暗为主题的艺术展Blackout等。他认为艺术不该高高在上,它应该是平易近人,让人觉得轻松有趣的事物。我在‘邪恶帝国’举办的活动,就是要打破对艺术的片面想法,把它带给更广大群众。”
私人艺术空间资金负担沉重

  新加坡物价高涨,要维持一个独立艺术空间并不容易,小印度三个艺术空间的创办人都表示,虽然租金相对便宜,他们仍有资金的烦恼,曾有过把艺术空间关闭的念头。

  黄治维坦言“邪恶帝国”半年前设立以来一直处亏损状态,都是自己掏腰包支撑。“拥有一个私人的艺术空间负担很沉重,但我始终觉得新加坡的艺术景观正逐渐改变,需要更多这样的独立艺术空间,举行更多好玩、另类的艺术活动。”

  为了应付艺术空间租金,云天伟和张绿庭在“后”博物馆设立有机素食咖啡厅Food#3,协助解决“后”博物馆的开支,同时成为艺术家汇聚的地方。云天伟说:“后博物馆不是展示精美画作的画廊或美术馆,而是文化和社区空间,需要艺术和社会人士积极参与。如果大家觉得新加坡只需要政府所经营的艺术中心和美术馆,那我们大可关门了。”

最终要寻找的是独立的内心空间

  小印度创立最久的艺术空间是“你妈画廊”,至今已有六年历史,对此邢万和笑说:“我自己都很意外这画廊能存在这么久,一直都在‘等’有关当局把它关闭呢。”他表示,“你妈画廊”一年举办六七个艺术展,其中不少是充满颠覆性,内容和形式具争议性的艺术创作。

  比如他曾举行“天堂/恐怖主义”艺术展,把“你妈画廊”布置成恐怖主义者老巢,摆放手榴弹、枪枝、蒙面头套及装着“化学用品”的瓶瓶罐罐。这是个装置艺术作品,为增加参与感,他甚至让参观者装扮成恐怖分子拍照留念。

  邢万和说:“为什么我称这里为你妈画廊,因为这里就是完全属于你自己的艺术空间,你可以尽情地表达你的想法,创作你所构思的艺术作品。”他也指出,独立艺术空间最后所要追求的,并非物理性的空间,而是内心独立的艺术空间,不受外在世界羁绊。“很多人很羡慕我能有自己的艺术空间,但其实只要你愿意,你也可将自己的家或任何地方变成艺术空间,设立你爸或你叔叔画廊。”

●你妈画廊:91A, Hindoo Road,电话:97877874●“后”博物馆:109 Rowell Road,电话:63963598

●邪恶帝国:48 Niven Road,电邮:info@salonprojects.com

 


标签:小印度  艺术家  波西米亚  
上一篇:2010中国展览“行走”全球 下一篇:版画可以这么玩
  • 相关文章
以上配饰案例均由配饰工程专家提供..资讯热线:13701119585
  • 热点文章
  • 最新资讯
  • 商城最新
  • 商城热点
  • 油画
  • 装饰画
  • 镜子
      • 品名:印象街景4
      • 类别:印象风景油
      • 单位:幅
      • 价格:会员折扣
      • 品名:印象街景4
      • 类别:印象风景油
      • 单位:幅
      • 价格:会员折扣
      • 品名:印象街景4
      • 类别:印象风景油
      • 单位:幅
      • 价格:会员折扣
    • 油画
    • 装饰画
    • 镜子
    • 图文信息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