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油画基地

中国网络2010年回眸:草根给力 神马都非浮云

时间:2010-12-29 19:00:14 来源:- 【 】 点击数:

            

  【犀利哥】2月23日,因天涯论坛一篇帖子,犀利哥“放荡不羁、不伦不类的感觉以及那原始版的‘混搭’潮流”在短短一周内红透网络,随后被纸媒、电视大肆报道,席卷台湾、日本、新加坡。经证实,犀利哥本名程国荣,是宁波街头一名有精神障碍的乞丐。如今他返乡送起了快递。

          

  【钟如九】9月18日,钟如九被人抓上车,双手贴在钢化玻璃上,张大嘴巴叫喊着。一位网友拍下了这个情景。这天下午,这张图片在网络上被无数愤怒的网民疯狂转发。

  爱微博,爱围观

  爱鸭梨,也爱豆你玩,更爱

  神马都是浮云的黑色幽默

  我不是蚁民

  我爸也不是李刚

  我是2010中国网民

  很给力

  在中国互联网发展进程上,2010年不容忽视。据CNNIC今年上半年统计,中国网民规模已达4.2亿,较2009年同期猛增近1亿人次。而“3Q战争”、“羊羔体”、全民“织围脖”、“拼爹”、“给力”、“蒜你狠”等都为今年网络社会发展烙上深刻印记。这一年,中国网民热衷于向外界淡然表示“神马都是浮云”。然而我们心里却十分清楚,这一年,网络已紧密靠近、深刻影响了现实,神马(什么)都不会是浮云。

  网民智慧井喷 公民意识强化
  2010年,网民智慧再次井喷,公民意识逐渐强化。网民再次将新闻事件和社会现象化作一个个网络热词,或戏仿、或反讽、或自嘲、或批判、或调侃,将其态度鲜明、强势地植入整个社会的语境之中。

  富二代一句“我爸是李刚”成为“拼爹社会”的最强音,网民用啼笑皆非的李刚体表达自己不原谅的态度;QQ那个“艰难的决定”,更让网民借3Q体尽情戏谑;车延高那销魂的羊羔体,更让网民嗤之以鼻:“写诗,其实,很容易。把字,断开,就好了”;还有专门挤兑名流的、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凡客体……这些“词牌名”背后充满了解构后的黑色幽默。

  11月10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一句“给力”,让这个来自日本搞笑动漫中文配音版的草根词汇登上了大雅之堂。虽然网友指出它用错了词性,但并不妨碍一时间全国上下“给力”成风,连广东佛冈县的旅游宣传标语都成了“更近、更爽、更给力”。后来,纽约时报也注意到了这个神奇蹿红的草根词汇:“给力大概就是英文‘cool’(酷)的意思。”

  央视经济频道记者芮成钢因为总在采访中说自己“代表中国”、“代表世界”、“代表亚洲”被网友封为“代表帝”,调侃中表达了自己那股不爱“被代表”劲儿。而在一次捐助仪式上,河南省豫剧二团团长一句:“卢书记到河南之后,我们河南文化界的春天就到了。我们每天激动万分,以泪洗面”,令其荣登“洗面帝”宝座。此外,“豆你玩”、“姜你军”、“苹神马”、“煤超疯”、“海囤族”等系列“涨”词,贴切传神地表达了民众的“鸭梨”、无奈,还有那掩饰不住的不安,成为记录2010年中国经济发展状况的一串记号。

  这一年,网民也沉浸在围观的乐趣之中。先是伪娘大行其道,后有凤姐、小月月等不甘示弱。其中,源自小月月事件的“神马都是浮云”一句,火热到连亚运期间新华社的一篇评论都以《淡定!“神马”都是浮云》为题。此句可表超然,可表抱怨,也可表感伤,堪称2010抒情之万能金句。与此同时,网民也纷纷围观真假曹操墓事件和官员桃色日记门,更为营救《大迁徙》作者谢朝平展开网络声援……网民不再只是出来“打酱油”,而是通过围观,在感情上表达道德谴责,在理性上进行监督和维权。

  微博大行其道 民意更待疏导
  2010年,全民“织围脖”,堪称“中国微博崛起年”。目前,中国微博用户规模超过7000万,微博作为“自媒体”的意识逐渐强化,与传统媒体之间的互动越来越频繁,新闻事件跳过传统媒体直接为公众所知晓渐成常态。“全民皆记者”已是现实,“记者”这一中国网民的新身份,如今熠熠发光。

  微博拓展了民众表达权,他们通过微博为公众及时发布玉树地震、舟曲泥石流、西南大旱的最新消息,也直播上海大火和令人垂泪的“花祭”,更关注和推动宜黄强拆事件、王鹏被跨省追捕事件的进展……无怪乎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说:“人人开微博,等于给政府、给公务员装上了摄像头。”无怪乎周立波的“网络公厕论”和“自宫论”一出,其20万微博粉丝一夜之间跑掉,还将其称为“周自宫”,别号“公公知识分子”。无怪乎微博上有个段子广为流传:某领导欲对某女生耍流氓遭抵抗,骂:“小妞,别闹了,我可是有背景的人!”那女生一听,笑了:“大叔,别闹了,我可是有微博的人。”

  如南京大学人文学院博士何同彬所说,网络表达在技术上趋向便利,网络组织和发动能力越来越强,网络曝光与监督成为常态,这一切都表明中国网络环境趋向宽松,公民言论自由得到进一步保障,也折射了现实社会民主的进步。

  2010年,网络民意得到了充分重视。在网络这个舆论场上,声援、干预、监督……民意不仅可以明显感知,还能迅速转化为实际的行动。

  10月20日,南方报业旗下奥一网的网络问政平台荣获年度中国新闻奖新闻名专栏一等奖,这一加冕表达了对网络民主的认可。网络问政被认为是“低门槛”的民主,除了奥一网这一“广东范本”之外,会否产生神州大地遍开“网络问政”之花的景象?网民拭目以待。

  2010年,网络揭贪再起波澜。从广西烟草局长日记门到茂名副市长玩弄北京女记者事件的曝光,网络都在其中扮演关键角色。网络揭贪其实依靠的依旧是民意的力量,网络虚拟性、匿名性的特征,使得揭贪者更易获得支持的声音。但不能忽视的是,正是因为这两个特征,网络监督主体往往具有自发性、随机性,甚至是盲目性,稍不留意,便会形成网络暴力。

  对于网络这把“双刃剑”,今年网民的体会非常深刻。通过微博这个渠道,金庸“被死亡”这类谣言在短时间内广泛传播,使得新浪微博专门开通了一个账号“@微博辟谣”以应付层出不穷的假消息。此外,通过10月蒙牛雇佣“网络打手”诋毁伊利事件,公众更直观地触摸到了网络的灰色。网络打手、网络水军、网络推手等以控制“民意”为生的人行走在这片灰色地带上,将网络“魔鬼”的一面演绎得无比疯狂。

  2010年,我们在网络这个万花筒里,看到了自由正义、民间智慧,也无法回避低俗出位、无知偏激。最关键的是,我们看到了政府、公众、企业等多种力量在网络上的角力。我们期待这种角力能达成一种平衡。而这种平衡,是和谐的根基。

  事件回放
  3Q战争

  11月3日,腾讯公布了“致广大QQ用户的一封信”,称“作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将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此举意味着,亿万用户必须作出这样的选择:要么卸载QQ,要么卸载360。这一回,网民不再是围观者,而是“被艰难地决定了”。于是短短几个小时之内,“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构成了3Q体的内核,被网友无尽演绎。例如:可口可乐作出了个艰难的决定,如果监测到用户胃里有百事可乐,将自动化为硫酸。虽然在工信部等3部委的积极干预下,11月10日腾讯与360已经兼容,但网民还是对于这种被挟持的消费深表无奈和不满。

  “我爸是李刚”

  10月16日,李启铭在河北大学新区开车将两名女学生撞成一死一伤后,他猖狂地叫嚣:“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爸是李刚!”自此,“我爸是李刚”经网友演绎,成为了今年最In的百搭句式,比如说:床前明月光,我爸是李刚;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我爸是李刚。可惜,“有期徒刑三年,监外执行”的结果给网民迎头泼了一盆冷水,至今除了被撞人家属得到46万元赔偿外,案件尚未公开审理,很多网民也只好“恨爹不成刚”了。

  网络水军

  网络水军与网络推手、网络打手、删帖公司、炒作混混等一样,都是游走在网络灰色地带的一员。10月,蒙牛诋毁伊利事发,“安勇事件”将公关公司和10万水军暴露人前。其存在早已不是新鲜事,可是这次暴露出的其触角之深,手段之多样,还是不能不令人心寒。这是一支被网络公关公司召集来在网络论坛等地发帖回帖的队伍,分工明确、规模宏大、价格低廉、隐藏很深。每个网民都有可能遇上网络水军,每个网民也都可能成为网络水军,这正是其可惧之处。

  宜黄强拆事件

  “强拆拆出一个新中国”,江西宜黄官员一句话将屡屡发生的强拆事件中的官员心态袒露无遗。9月16日,宜黄强拆事件中的钟家姐妹,在赴京中途遭遇宜黄官员阻拦,被迫躲进南昌昌北机场女厕,只能通过电话与记者联系。电话录音和录像很快传至微博,引来网民群体围观,宜黄县委书记、县长等人被很快免职并立案调查。认识到微博巨大影响力的钟如九也开通了自己的账号,她的微博和网友自发的事态报告都成为外界了解事件进展的重要来源,越来越多的网友自发关注、推动着这一事件的发展。钟如九说:“唯一感到欣慰的是我们能通过网络互相鼓励、互相支持,我相信人间还是有正义在的。”

  微博寻人接力

  11月7日,郑渊洁在新浪微博上发文寻找一位15年前曾给自己写信的小读者,半小时后,本来近乎一场大海捞针的行动迅速收官。此前,河南女孩小君寻妹的消息通过媒体人董崇飞的转发,得到多位名人的关注,顺利从广西桂林找到妹妹;网友孙浩元在汕头医院看到车祸中重伤的无名氏,将其情况发至微博,经过万人微博大接力,终于助其找到亲人……其实在美国,许多网民早已学会使用Twitter等社会化媒体为自己或他人寻求帮助。微博寻人接力只是微博影响力的一个小部分,但对于等待帮助的人或者家庭而言,那就是个巨大的希望。

  -记者手记   微博时代,全民记者?
  南方日报见习记者龙瀚

  “水灾、停电,几乎一幢楼的人们都围在这烛火旁”。2010年8月8日凌晨3时23分,一个名叫“Kayne”的网友,用手机在新浪微博上,发出了一条19字的讯息。这几乎可以称作是从舟曲那场灾难中发出的第一条信息,而在此之前,外界所知的仅仅是一条干巴巴的简讯:“甘肃舟曲县发生泥石流灾害”。

  这就是微博,无论何时何地,只需一部小巧的手机,便能轻松地在公众网络平台上发出消息。同时,任何消息也总能及时地传递到天南地北的每一个角落,无远弗届。这就是微博,被多家主流媒体评为“本年度最值得尊重的媒体”。有人称,2010是微博元年。

  “Kayne”的真名叫王凯,在发出那条微博前,他是重庆理工大学的大二学生,一位放假归家的舟曲居民。那条微博发出以后,他成了一位没有记者证的“记者”,而且是国内第一个图文“报道”舟曲灾情的人,在舟曲的受灾期间,每天都有数万人在网络上等待他更新微博。在媒体抵达灾区之前,那时的王凯,一个人就像是一个“通讯社”,或者说微博就像是一个“通讯社”,而记者们总能在这里找到有用的或是可挖掘的新闻。

  “仅仅几个小时,这条微博就被转发了5000多次。”在3时23分发出那条微博之后,“变革”的力量让王凯“措手不及”。而这也印证了某门户网科技中心总监的大胆推测,在微博的“关注”与“被关注”之间,构成了类似“云传播”的特点,“微博是博客力量的200倍”。

  面对如此多的关注,王凯开始有意识地播报他所见的一切。8月8日18时37分,王凯发出了他的另一条微博:“我现在身在舟曲,从凌晨到现在,水位回落很慢。全城停水停电,很多人都没吃没喝。村庄被整个掩埋,很多熟人离开。心里真不是滋味。”

  这是一条“有意识”发布的微博,或者说,这条微博更像一则新闻,有时间,有地点,有事件。从王凯的第一条微博到第二条微博的变化,恰如中国网民传递信息态度之变化,在微博时代,每一个人都是消息的发布者,是时代的记录者。

  无独有偶,无论是宜黄强拆事件,还是叫嚣着“我爸是李刚”的李公子,亦或是被女记者网络发帖“控诉”的茂名副市长陈亚春,在一段时间内,这些事件都占据着微博的各个领域,疯狂地传播。

  但网络上的疯狂传播,不一定就代表真实。像最近金庸“被死亡”事件等,每一个以网络为起点的突发事件的背后,都注定了传统媒体记者必须不断询问、调查和核实。而所有这些工作,都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完成,一旦有所拖沓或失实,第二天同城的媒体一定会给你一张“好脸色”看看。

  但传统媒体的“规矩”却并不妨碍公众发微博的热情。因为在这里,无论事件真假,闹得越大,就愈发接近真实。同时,也会有越来越多“李公子”、“副市长”倒在微博的“枪林弹雨”中。

  在传播信息的快速化、便捷化,以及能瞬间点燃网络群体效应的多重作用之下,微博俨然成为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许多网民是草根,更是“全民记者”,话语权不再是稀缺资源,“人人都有麦克风”在这里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庞大的基础逐渐使中国网民从发邮件、看新闻等实用主义者转变成为一种有互动参与意识的共同的社会身份认同。”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吴文虎教授说,这种身份认同,是加速“全民记者”诞生的诱因之一。然而在此前,无论是博客还是社区网站,都无法满足“共同的社会身份认同”这一点。

  微博的出现让Web2.0不再是一个纸面上的概念,一个真正的“全民记者”时代也许已经来临。

  本版撰文(除署名外):王巧桥
 


标签:中国  网络  2010年  草根  给力   神马  浮云
上一篇:我国首份反腐白皮书:公众对反腐 下一篇:中国官方要求严厉打击国产贺岁影
  • 相关文章
以上配饰案例均由配饰工程专家提供..资讯热线:13701119585
  • 热点文章
  • 最新资讯
  • 商城最新
  • 商城热点
  • 油画
  • 装饰画
  • 镜子
      • 品名:印象街景4
      • 类别:印象风景油
      • 单位:幅
      • 价格:会员折扣
      • 品名:印象街景4
      • 类别:印象风景油
      • 单位:幅
      • 价格:会员折扣
      • 品名:印象街景4
      • 类别:印象风景油
      • 单位:幅
      • 价格:会员折扣
    • 油画
    • 装饰画
    • 镜子
    • 图文信息
    • 资讯导航